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>
老撾旅游 Lao
 





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 
The Lao People´s Democratic Republic
首都: 萬象
面積: 236,800.00 平方公里
同北京時差: -1.00
國際電話碼: 856
人口: 502.2萬人(1996年)
語言: 通用老撾語
貨幣: 新基普
民族: 老族占48%,卡族25%,泰族占14%,其他民族(主要是苗族和瑤族)占13%。
宗教: 佛教徒50%,原始拜物教信徒(信奉鬼神和圖騰崇拜)30%,其他20%。
國花: 塔樹花(夾竹桃科)

簡史

   老撾具有悠久的歷史。從公元1世紀到14世紀中葉,在今日老撾疆域內曾先后出現過三個古國,即科達蒙(此名為老撾人所稱,很可能是中國史籍中的堂明或道明)、文單(或稱陸真臘)和瀾滄(亦譯南掌,意為萬象之邦)。1353年,孟騷(今瑯勃拉邦,瀾滄的政治中心)的統治者法昂統一了今老撾全境,建立了瀾滄王國,形成老撾歷史上第一個多民族的封建國家。
   18世紀初葉,瀾滄王國解體,分裂成為瑯勃拉邦、萬象、川壙、占巴塞4個王國。18世紀末葉到19世紀中葉,這些王國逐步為暹羅所統治,一直持續到1893年被法國所取代。

   老撾成為法國保護國后,1907年簽訂的《法暹條約》,規定了老撾邊界。1940年9月老撾被日本占領。1945年日本投降,以老撾伊沙拉戰線聞名的獨立運動建立了以佩差拉親王為首的政府。1946年法國再度侵入老撾,伊沙拉政府流亡泰國。1950年重建伊沙拉戰線(后稱老撾愛國戰線),成立了以蘇發努馮為首的寮國抗戰政府。

老撾是個被中國人忽略的國度,那里有兩大世界文化遺產--瑯勃拉邦小城的百座寺廟群和占巴塞的小吳哥瓦普廟;與百慕大、魔鬼湖比肩的川壙石缸之謎;最后一塊用大象做苦工的禁地--沙耶武里……本文作者訪遍老撾南北11省,領略老撾南北的無盡風華。

   
  瑯勃拉邦:老撾人的一生佛緣

  在老撾總是分不清城市、鄉鎮和村寨,哪里都是綠綠的樹林,綠綠的竹樓和新的、舊的法式小樓。除了寺廟的塔尖,幾乎看不到任何超過3層的建筑。尤其,我們是在夜色中進入瑯勃拉邦的。瑯勃拉邦在老撾叫龍坡邦,是12-13世紀古代老撾猛斯瓦國的國都,古名龍蟠 。1353年,法昂國王統一老撾,建立瀾滄王國,定都孟騷(即今瑯勃拉邦市),后改名為香通。1356年,柬埔寨吳哥國王向瀾滄國王贈送了一尊名為勃拉邦的金佛,作為吳哥王國公主嫁給法昂國王的陪嫁品。1560年,賽塔提臘國王遷都萬象時,才將香通改名為帕那空瑯勃拉邦(意為勃拉邦佛都)。

  只覺得路兩旁的樹漸漸少了,然后視野中突然出現了一座山,一座圍在高墻里的山,才知道,已經到了古都的中心了。山是普西山,它跟我們幼時在公園里見的土丘絕然不同,它是一座實實在在的山,但又真真切切是被圍在了圍墻里。我知道墻里的山頂是象征著至高無上權力的普西佛塔,皇宮次之建在山麓,瑯勃拉邦的居民則基本上是聚居在普西山周圍,每天一出門,便要對著普西塔和皇宮拜幾拜,沒人知道他們要拜什么,求什么,仿佛人生下來就是為了這樣拜和求的。

  旅館老人為我們祈福

  普西山就在湄公河邊,從濱江大道上看,每一條青石板鋪就的小巷都是朝向普西山,一點一點蜿蜒上去,清清爽爽的,沒有什么塵土。巷子里都是一家一家的Guest House,老板多數是上了年紀的大嬸,和鄰人一起圍坐在門廊里閑聊,一邊門虛掩著,里面光可照人的竹地板也一樣清爽。冬天是瑯勃拉邦的旅游旺季,每當我們被那竹地板的清爽所吸引欲舉步跨進時,大嬸會帶著淺淺的笑意說:Full(滿了)!

  在旅館大嬸的微笑中,我很容易讀出了一種滿足感,頓覺熟悉而陌生。湄公河邊的露天水吧華燈初上時,終于在一個小巷里聽到了yes,we have(是的,我們有房間)!

  老撾人的守家觀念非常強,于是便有了很多家庭式的小產業,像家庭式旅館、超市、船碼頭甚至旅游咨詢站。在瑯勃拉邦呆了一晚,便漸漸地愛上了這種家庭化的服務。住在小巷靠河邊的這個家庭旅館里,慈祥的大嬸盡管語言不通,在我們出門時還是要殷勤地打著手勢叮囑:記得帶鑰匙,晚上12點鎖大門,外面風大,早點回來……一邊比劃著,一邊還不時回頭朝墻上的佛像拜拜,與家中的老媽媽分毫不差。那種母性的愛和對佛的虔誠,都是不需要用語言來翻譯的。

  男人不當和尚不算成人

  在瑯勃拉邦的香通寺外面,早上6點半就開始化緣了。化緣的和尚隊伍還沒有走過來,齋僧的人已經從王宮后街一直跪到了濱江大道,主要是當地人,齊齊地跪成長長的一排。很多老婦人年紀大了,不能久跪,便先跪坐在一塊鮮艷的土布毯上,閉目凝神,雙手合十,口里還振振有詞地念著什么。

  6:45分,從瑯勃拉邦50多個寺廟里聚攏來的200多位僧人由一位年長者帶領著走過來了。他們每個人手里提一個帶蓋的竹籃,籃子里主要是接受信徒的糯米飯,蓋子則用來接受游客投進的鮮花、老幣、美元。因為齋僧的人很多,所以他們行進的速度很慢。我注意到每隔10米左右會有一個大竹筐放在地上,僧人走過一段齋僧的人群,就把不太需要的東西直接扔進筐里面。

  齋僧的隊伍里也有許多男人,但是他們大多不跪,找一個職員模樣的人問其原委,他說:我當過和尚的。在老撾大部分的男人小時候都當過和尚,5歲左右被送進寺院,叫novice,跟和尚學習佛法、英語、法語和其他知識。如果20歲的時候還不離開寺院,就直接升為monk,也就是正式的和尚。不過大部分的人到那時候都會還俗,用受過的教育來找一份工作。也許是因為自己也曾在化緣的隊伍里吧,他們就不拘泥于跪拜的禮節,不過也會堅持每天早晨都來齋僧。對于一個老撾男人來說,進寺廟當novice就像上學,是一個受教育和成長的過程,如果沒當過和尚,簡直就是人生的最大憾事。

  女人用五色絲牽動佛心

  一個離鬧市僅有2公里之遙的村寨,一群再普通不過的女人,卻在承擔著為佛像打扮的神圣任務。黃巾裹體、香燈供奉,若不是對佛爺虔誠膜拜,恐怕這些古老的工藝就要失傳了。從16世紀中期佛教大興,瑯勃拉邦、萬象和占巴塞都開始盛行種種與佛教有關的手工業,比如做用鮮花包裹的安息香,用土法和最原始的材料造仿古紙和紙燈籠,織大量棉質和絲質的披布。如今,除了瑯勃拉邦,其他地方還在從事這些的人鳳毛麟角。

  在一位向導的幫助下,我們找到了這個叫Ban Phan Nong的村寨。這里與導游書中介紹的民俗村不同,村里一共有200多戶人,家家都有織機,并且不是表演,而是真的以此為業。除了這個村子以外,別的村寨就是只有一、兩臺織機,供游客觀瞻了。這個村里的女人幾乎個個會織布,年長的六、七十歲,年幼的才7、8歲,經她們的巧手編織的披布、筒裙、挎包、圍腰,除了供應瑯勃拉邦的王宮夜市,還要銷往別的省市。當然,為佛寺提供佛像的明黃披布是最傳統的保留項目。

  織布機分單色的和多色的。向導特意帶我們到一家織多色披布(老撾女人身上斜肩圍著的、彩色的長長織物叫披布,花色不復雜,一天大概可以織兩條)的人家,看這家18歲的女兒織一條絲質的筒裙。女孩兒長得很有靈氣兒,穿一件窄窄的掐著腰身的白衫,腰裹一條錦彩斑斕的筒裙,一把細齒兒的椰木梳輕別在發際,說不出的十分水色。人美手更巧,一般人只能織棉布的圍巾或筒裙,只有技藝精湛的女孩兒才敢直接用五色絲上機。5種顏色就有5把梭子,加上還需要推動木制的織機齒輪,女孩兒的手像舞蹈一樣在空中流轉,看了沒幾秒鐘我就滿目花芳了。

  女孩兒的媽媽在旁邊對向導講,這五色絲雖然漂亮,織單色絲的佛像披布更需要技術,因為只有一種顏色,有一處不服帖便會看得一清二楚,稍有瑕疵的披布就只能到市場上處理,絕不能供奉給佛爺。她還非常遺憾地說:寺廟里和尚穿的袈裟都不是在這里織的,而是從泰國買來的,因為泰國的工藝更細。本地織的披布就只能給佛像披了。我雖然聽不懂老語,但我看懂了她遺憾的表情,那種遺憾的真誠,相信連佛心也可牽動。

  香通寺的一棵樹

  香通寺是瑯勃拉邦也是全老撾最美麗的寺院之一,我在寺里久久流連的原因除了被它的萬千色彩所吸引,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為了好好看看那棵樹。

  樹不是真的樹,而是畫在香通寺大殿后墻上的一幅巨型壁雕,主要描寫的是釋迦佛祖的往生故事。故事在佛教建筑中很常見,雕刻的手法也不算獨特,樹的枝葉上卻鑲嵌著瑪瑙、琉璃,還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寶石,一到晚上就會熠熠生輝,足見這棵樹在老撾人心目的位置了。老撾境內有60多個部族(49個確認的和十多個未確認的),統稱為老龍族、老聽族、老松族3大族系。不管哪一個族系,對這棵樹的精神依戀都非常強,他們會慷慨地把微薄的收入全部捐獻出來,只為了在這棵樹上再增添一顆寶石。

  香通寺是1560年塞塔提臘國王統治時期建成的,以精美的佛教壁畫和三層重疊屋頂而著名。這里保存著老撾最后一代國王西薩旺·馮的遺骨,還有歷代國王所使用的金碧輝煌的靈車。從前,香通寺就是舉行最高儀式的地方,它離普西山王宮不足1公里。寺廟、王宮,唇齒相依,國王的婚禮葬禮在寺廟里舉行,高僧的法事到王宮里去辦。可見16世紀以后,佛教與老撾的王國統治已經難分難解了。所以在人民心里,樹是佛、是神、是國王,自己只能頂禮膜拜。

  在香通寺和王宮門口散步,都會碰到一些畫攤,賣的有素描、水彩甚至金鉑畫,畫上大部分是寺廟和佛像。賣畫的人是瑯勃拉邦藝術學院美術系的學生。

  陶堆是這里面畫得最好的一個,他今年23歲,因為畢業后想去國外深造,所以沒有到分配的工廠里去做工,而是在這里邊寫生邊賣畫。問問其他的幾個年輕人,情況也大多如此。我們的向導周醫生說:在老撾呆得久了就會發現,這里的職業選擇余地很小,他沒能做成本行就是一個例子。在政府和醫院做事的都是公務員,能當上公務員的只占畢業生的極少一部分。另外有一些旅游咨詢、木材或汽車貿易公司,也是屈指可數,滿足不了多少求職者的愿望。這恐怕也是經濟發展的一個必然階段吧。

  于是,會畫畫的男孩女孩們只能在寺廟周圍住下來,每天描畫著佛爺的臉,每天內心暗暗地祈盼。他們的憧憬很簡單,要么做一個國家公務員,要么可以去外面謀生。但是,按現在的情形來說,兩者都非常渺茫。我仔細端詳著每一個人的畫,佛像臉上經常帶著一些迷惑的表情,有的還夸張變形,他們也都信佛的,但是能敢于把佛像畫變形,也算是一種前衛思潮吧

  旅游攻略

  住宿:濱江大道和臨河的第二條街上都是青年旅館,7美元到50美元一晚不等,一般12美元以上的有空調,都是木板樓,不隔音,但里面非常干凈,都需要脫鞋進門。節假日這里住宿非常緊張,需要大清早訂當天的房間,或者到達的當天晚上訂第二天的房間。

  推薦酒店:Sala Prabang Bouthque Hotel是一間歷史悠久的老酒店,法式風格,坐落在湄公河邊,瑯勃拉邦的中心位置,所有的房間都有空調、獨衛、電視,提供24小時咖啡茶點、旅游咨詢和租車服務。湄公河風景房8月到次年4月60美元,淡季45美元,含早餐和稅。可以提前預訂。電話:856 71 252460

  推薦旅館:Sabaidy Guest House1、2,因為是連鎖的,一般會有幾個空房間,單人間8美元,雙人間10-14美元不等。只有兩間空調房,15美元,不過一般都訂不到。

  應急旅館:Vong-Vichith Guest House,第一天我們在瑯勃拉邦正趕上旅游高峰期,濱江大道上的GUEST HOUSE全都住滿了,實在找不到旅館,去了西南郊的Vong-Vichith Guest House,因為它的條件比較簡陋,只有9個房間,大部分沒有獨立衛生間,部分房間有熱水,全部都沒有空調,所以只要3美元一晚,而且通常都住不滿,開店的是母女兩個,完全不懂英文。電話:856 20 5673245

  推薦餐館:有一家叫Mazim Restaurant的印度菜館,cheece nan和butter nan兩種餅都不錯,混合蔬菜也很好吃,價錢還算合理,每人3萬多老幣左右就能吃得非常好,比老撾本地菜合算。電話:856 20 252263

  泡吧地:可以在濱江大道的南岸上泡露天吧,喝BEERLAO,看湄公河的夜景。BEERLAO在超市里買4000老幣,在酒吧里要8000老幣,鮮榨的冰芒果汁、冰木瓜汁通常都是5000老幣,我認為芒果汁更好喝一點兒。

  推薦景區:

     香通寺Wat Xieng Thong Temple

  屋檐快及地的獨特佛教建筑形式,美麗的壁畫和壁雕,值得好好拍攝,門票10000老幣。

  普西山和普西塔That Phu Xi

     看日出日落都很棒,普西塔的門票是10000老幣。

  光西瀑布Kouang Xi Waterfall,進了景區以后,指示牌大多是老文,不過整個景區很小,只要憑著瀑布的流水聲就可以找到它了。目前瀑布是屬于枯水期,前年有過一次塌方,否則景色會更好。瀑布落差大約100米、寬45米,分3級。很多老外來到這里就迫不及待跳進潭里游泳,我試了一下水挺刺骨的,建議沒有冬泳經驗的不要嘗試。門口的工藝品很獨特,有舞蹈面具(人和龍的,后來在王宮夜市上人的面具很多,龍的則很少,十分喜歡不妨在這里買,要比夜市貴一塊美元)、象頭雕刻、竹筒雕刻等等,都比夜市上要貴很多。3萬到10萬老幣不等。

  交通:光西瀑布在瑯勃拉邦市西南28.5公里,開車40分鐘。從瑯勃拉邦到光西瀑布有VIP大巴,11萬老幣,節假日或旺季是18萬老幣,租用桑塔納、考斯特之類的車50萬老幣/天,再好一點兒的車60-70萬老幣/天。

  住宿:在光西瀑布附近有度假村和民族村寨,在村寨里住宿每晚大約5、6萬老幣,比較經濟。不過此地的接待能力只有100人左右,所以不建議在這里住宿。

  美食:度假村附近主要的美食就是鴨子和魚,魚就是在瀑布下面的水潭里產的魚,叫白參,炸著吃非常好吃。

     門票:15000老幣

  坦丁洞Tham Ting Caves,坦丁洞是瑯勃拉邦最重要的洞穴,在洞口的介紹牌上寫著:坦丁洞象征著湄公河的靈魂。它坐落在瑯勃拉邦北30公里的湄公河東岸,處在一個叫Ban Shang Hai的村寨里,洞里大約有4000多座佛像,都是信徒們自己捐錢造的,然后又乘船送進來。

  在佛教還未傳入老撾之前,村寨里的人原來大多以捕魚為生,捕到的魚供應瑯勃拉邦及周邊地區。自從佛教開始興盛,老撾人就開始崇尚自然精神,也開始重視這個天生的佛洞。到16世紀中期,佛教基本上在老撾普及了,這個洞開始接受到尊重,直到1975年,每年國王和瑯邦的人都會做一個儀式,就像新年宗教聚會一樣。藝術家都會聚集于此,被有錢人家雇傭來這里造佛像,大部分的造像都是在18世紀到20世紀造成的。

  交通:有兩種方式:一種是從瑯勃拉邦直接乘船到坦丁洞,往返5美元/人。一種是從瑯邦開車向北,30公里見千佛洞的指示牌左轉,到河邊下車過渡,每人5000老幣。

  設施:坦丁洞比起其他的洞穴來講,佛像豐富,配套設施也不錯,洗手間很干凈。門票:10000老幣